愛尚小說網 > 紅龍大君 > 第六百三十四章 新寵物入賬

第六百三十四章 新寵物入賬

  “雷光拳之雙龍出海打爆你○○”

  處于雷遁查克拉模式下的秦大雷,竟沒有半點羞恥的喊出了招式名,大概是腦子被電木了反應遲鈍。

  雷光拳可以看做是家傳絕學,除了名字實在不敢恭維外,殺傷力還是不錯的。

  秦大雷對于這一招的完成度,并不如他的爺爺卡普艦長,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特效有了質的飛躍。

  從他爺爺的雙拳兩個龍頭,進化到了手臂被雷龍(東方龍)螺旋纏繞。

  凱恩甚至有些懷疑,他對招式的領悟之所以沒能超過自己爺爺,就是因為把心思全花在了提升特效上。

  事實還真是這樣,畢竟帥不帥才是一輩子的事,而且提升特效也不是完全沒用,有很大概率是能夠唬人的。

  特别是現在,鬼魂秦大雷用了某種手段,暫時屏蔽了他們之間的聯系,導緻心意無法相通。

  炫酷的技能特效,下意識就會讓人聯想到厲害這兩個字。

  “馬克”中招了,他果斷放棄了攻擊,雙掌貼合掌心對外往前一伸,宛如濃稠液體的黑色光幕,凝結成了一面古樸的圓形盾牌,擋在了他身前。

  “砰砰!”

  雷光大作的拳頭,擊打在了盾牌上,暴虐的雷電肆意遊走,頃刻之間便吞沒了整面盾牌。

  “那一拖鞋不好受吧,”

  “馬克”冷冷的看着他:“我實在沒想到,你們會如此卑鄙,用一個女人來威脅我,真是令人作嘔。”

  秦大雷一時語塞,其實他也覺得有些不太好,但凱恩和他是同一陣營,哪怕是心理認同,但嘴上絕對是不能拆台的。

  “都二十一世紀了,男女平等懂不懂,再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綁架一個女人算得了什麼,”

  “馬克”懶得再做無意義的争論,他與秦大雷大眼瞪小眼,就這麼僵持了幾秒鐘,忽然笑了。

  因為雙拳與盾牌的交鋒有了新的變化,雷光開始收縮,神采奕奕的兩條雷龍,好似霜打的茄子一般徹底蔫了,消散隻在頃刻之間。

  “馬克”見狀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神色:“你太令我失望了,身為穿越者居然就這點水平,連深受重傷的我都比不過。”

  秦大雷沒有回嘴,臉上裝出了一副氣憤的樣子,繼續迷惑對方。

  他的雷光拳從始至終就是虛招,目的也隻是吸引敵人注意力。

  這當然不是從光頭佬那裡學來的,同樣也不是他琢磨出來的,假動作嘛哪裡用得着想,又不是什麼高深的技巧。

  “雷光拳番外偏-爆丸小子!”又一個羞恥的招式名被他喊了出來,同時右腿膝蓋猛的頂起,結結實實的撞在了“馬克”的某個部位。

  蛋碎的聲音在衆人心中響起,他們眼前仿佛出現了兩顆摔在地上的雞蛋,就連風扇上的虎皮鹦鹉也不例外。

  “嗷!”

  馬克發出了一聲慘叫,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疼痛,竟讓他重新獲得了身體的控制權。

  馬克雙手捂着蛋蛋,在地上不停的打滾,慘叫聲是一浪高過一浪。

  光頭佬伸長了脖子:“老大真的碎了?”

  “應該是碎了,那一下膝撞可沒留手,哪有不碎的道理。”

  “碎了也好,以後就不會因為女人誤事了。”

  “沒錯沒錯,碎碎平安!”

  就在這群坑貨手下們喜聞樂見時,一道黑煙從馬克的口鼻中鑽了出來,鬼魂秦大雷放棄了這具沒了行動能力的身體。

  他現在的靈體,比起昨晚的半透明狀好了許多,至少看起來不在是病怏怏的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倒是小看你了,居然把我猥瑣的部分全部繼承了過去,連招式名都取成這樣。”

  秦大雷後跳拉開了距離,在聽了對方的話後,他的面皮忍不住抽了幾下,氣的是不要不要的。

  聽聽!這是人話嗎?什麼叫繼承了猥瑣的部分,他哪裡猥瑣了?

  雖然拍馬也比不上凱恩的顔值,但好歹也是帥哥一枚,要多陽光有多陽光,要多燦爛有多燦爛!

  唯一的缺點就是身高矮了一些,但這和猥瑣有什麼關系?根本就不搭邊嘛!

  絕對是這家夥羨慕他是活人!但又不肯承認,隻好給他潑髒水讓他的形象大跌。

  “呵呵~”穿越着秦大雷冷笑,自以為看穿了一切。

  鬼魂秦大雷見他這樣子,哪裡不清楚“自己”在想什麼,他最後看了自己的女友,冷漠的臉上出現了罕見的溫柔,說話語氣也發生了360度大轉變。

  “我不羨慕你,因為我找到了需要我用生命去守護的人,請看在你我是同一人的份上,放過她吧!”

  說罷,鬼魂情大雷閉上雙眼,靜靜的立在了原地,整出了一副閉目等死的樣子。

  他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好了很多,但實際情況卻截然相反,不然也用不着長發女人回家去取那樣東西了。

  是自己害了她,他現在隻想用自己的命,來換她的命!

  或許是相愛的人有心電感應,又或許是智慧生命對于龍威的抵抗,比渾渾噩噩的動物要強。

  當然也有可能是馬克的慘叫聲太吵了。

  總之就是長發女人醒了,她捂着額頭坐了起來,迷茫的四下張望着,最後将目光定在了鬼魂秦大雷身上。

  她現在看東西有重影,并且很模糊,好像是屈光不正有了近視,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。

  “雷哥?是你嗎?”她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,仿佛随時都會死。

  鬼魂秦大雷沒有回答,但長發女人卻得到了答案。

  “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……”眼淚不争氣的落了下來,長發女人掩面而泣,内心痛苦難當。

  臨到的最後時刻,穿越者秦大雷僵在了原地,說到底還是下不去手,自己殺自己真的很難,那種感覺隻有他自己清楚,沒有經曆過是無法感受的。

  他轉過身,看向了坐在小闆凳上的凱恩:“大人,要不算了吧。”

  “這是你的事,問我做什麼?”

  凱恩頓感無趣,他就是想看看,自己殺死另一個自己,到底會發生什麼?

  不過現在看來是沒希望了,白費了他一番功夫,當事人不想動手,他也不好強迫,畢竟隻是一點好奇心,不是看上眼的寶物用不着強求。

  昨晚的那隻人字拖,早上中二的宿命決鬥,全都是他刻意為之。

  前者是為了降低敵人戰鬥力,後者就是純屬忽悠。

  秦大雷雖然前前後後加起來三十多歲了,那實際并不能這麼算,因為他穿越前隻是大學生,連社會這個大染缸都沒進,哪裡能體會到人情冷暖酸甜苦辣。

  重新經曆了一遍幼兒到少年,中二之魂依舊在他體内燃燒。

  有句話說的好,人不中二枉少年,每個人在那一階段,多多少少都會有些幻想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  凱恩同樣曾經有過,不過現在早已沒了,因為幻想已經變成了現實。

  屁股離開小闆凳,伸了個懶腰,張大嘴打了個哈欠。

  “啊~”

  “回家了,待會兒把你爸媽接回去吧,不用留在我那了,平時你讓他多注意點就行,應該不會出什麼事。”

  凱恩貼心的提醒了一句,帶上外觀騷氣的耳機,将手插進口袋,哼着歌悠哉悠哉的走了。

  吊扇上的虎皮鹦鹉,盯着凱恩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,他隐約見有種感覺,自己貌似做了錯誤的決定。

  “哼!本王豈會錯。”虎皮鹦鹉挺起了小小的胸膛,然後腦袋微偏,将視線鎖定在了五個喽啰身上。

  “居然還敢留在這!小的們給我上!咬得他們屁股開花!”

  虎皮鹦鹉在扇葉上蹦蹦跳跳,叽叽喳喳的發号施令,率先清醒過來的那幾隻大狗,一下子又變得雙眼通紅,汪汪叫着沖了上去。

  然而這次虎皮鹦鹉失算了,馬克帶來的這批小弟,雖然不是覺醒者,但也絕非樣子貨,要麼是特戰退伍的,要麼是專業打拳的,就憑幾隻強化過的流浪狗,哪裡是他們的對手。

  三下五除二,那幾隻大狗就全躺在了血泊中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  “啊!”虎皮鹦鹉被吓呆了,他是萬萬沒想到,自己手下的精英大将,居然如此不堪。

  “明明隻是幾個樓喽,一開始還被人随意戲弄,怎麼會這麼厲害?”虎皮鹦鹉想不明白,其實很簡單,不是他們太菜了,而是相對來說秦大雷太強了。

  廠房裡的人鬼情侶已經走了,秦大雷也不打算多待,他還要去将父母接回來呢。

  于是,虎皮鹦鹉成了孤家寡人,弱小、無助又可憐的他,将要一隻鳥面對五個心懷歹意的人。

  雖然開了靈智,并且也獲得了超能力,但問題他是個輔助,隻會治療和強化,不然也用不着養一批貓貓狗狗了。

  那五個喽啰見那群變态已經離開,心知自己的機會到了,都不用人提醒,紛紛朝虎皮鹦鹉圍了過去。

  光頭佬一邊走一邊說:“我有話要講,今天的事你們也看到了,這些變種人……”

  “他們是覺醒者,變種人是漫畫裡的,你不要搞混了。”

  “這不是重點,你給我閉嘴!”光頭佬瞪了那人一眼,繼續說道:“這些擁有超能力的人,我們根本不是對手,繼續幹這下去說不定哪天就挂了……”

  另一個人插嘴道:“你的意思是做完這一票,大家把錢對半分了,然後各奔東西?”

  光頭佬點了點頭,擡起了右手五指張開,然後比了個五的手勢:“五個人每人20%,有了這筆錢不亂花的話,下輩子應該不愁了。”

  “五個人?那老大呢?還有你能聯系到買家?”又有人問道。

  光頭佬很是不屑:“廢話,要是聯系不到買家,我會跟你們提這件事?至于馬克,他都成那副鬼樣了,你還打算跟他混?”

  衆人齊齊搖頭,就算有人還想繼續幹髒活,那也不能跟個太監啊,沒了那玩意很容易心理變态的。

  于是乎五人達成了共識,一腳踢開了昔日的老大?

  “沒想到本王也有今日。”虎皮鹦鹉面露傷感,然後扇着翅膀果斷跑路了。

  “追!千萬别讓他跑了。”光頭老大吼了一聲,帶頭追了上去,其餘三個槍法好的,直接拔出了腰間的捕網槍,瞄準虎皮鹦鹉扣下了扳機。

  兩張酷似蜘蛛網的白色大網,朝着空中的虎皮鹦鹉飛了過去。

  “有危險!”

  虎皮鹦鹉心中突生警召,根本就不敢回頭去看,兩隻小翅膀扇動的更加用力。

  第一張網被他安全躲過,第二張網觸碰到了他的尾羽,将虎皮鹦鹉吓了個半死,萬幸隻是僅僅觸碰。

  但虎皮鹦鹉的好運氣也到頭了,第三張網從身後罩住了他,瞬間就将其裹成了粽子。

  翅膀被束縛哪裡還能飛,虎皮鹦鹉從四米多高的空中直線下墜。

  光頭佬在這一刻成功轉職,從拳擊手變成了足球門将,奮不顧身的往前一撲,完全無視了地上的雜物。

  這隻小鹦鹉可關系到他們下半生的幸福生活,要是出了個好歹哭都沒地方哭去。

  虎皮鹦鹉安穩的落在了他手心裡,雖然也不好受,但總比摔在堅硬的水泥地上強。

  “還好,接住了~”光頭佬松了一口氣,剛才真的吓死了,差點以為綠油油的弗蘭克林,就要從自己的口袋裡飛走了。

  “大膽人類!放開本王!”虎皮鹦鹉奶聲奶氣的大叫着,然而他說的是中文,光頭佬不是馬克根本聽不懂,不過大緻意思還是能猜到的。

  光頭佬自重大,再加上地面有螺絲、碎磚塊這些膈人的東西,導緻他現在痛得要死,站都站不起來。

  心中有恨的他,冷笑道:“小鹦鹉,省點力氣吧,我們是不會放你走的,買家不是私人,而是研究機構,那些穿白大褂的會好好照顧你的。”

  在說話的同時,光頭佬已經在腦海中開始暢想以後的美好生活,他準備回國後開一家酒吧,最好邊上有片湖,沒事就去釣釣魚。

  “對了!還要買輛好車。”光頭佬想着想着,把心事說了出來。

  “什麼牌子的?”

  “當然是蘭博基尼,我最……”

  光頭佬噎住了,因為這個聲音不是隊友的,他機械的擡起了頭,醒目的紅發映入眼簾。

  “你…你…你不是走了嗎?”

  凱恩沖他笑了笑,然後舉起了手裡的小闆凳:“凳子忘記拿了。”

看過《紅龍大君》的書友還喜歡

http://m.juhua544844.cn|http://wap.juhua544844.cn|http://www.juhua544844.cn||http://juhua544844.cn